<td id="uysiq"><center id="uysiq"></center></td>
    1. <big id="uysiq"><center id="uysiq"></center></big>

      <tt id="uysiq"><sup id="uysiq"><i id="uysiq"></i></sup></tt>
    2. <big id="uysiq"><center id="uysiq"></center></big>
      <label id="uysiq"></label><label id="uysiq"></label>
       

      中共九大(1969.4.1-24.北京)


      發布者:系統管理員    發布時間:2016-02-04    瀏覽次數:3292

      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于1969年4月1日至24日在北京舉行。出席大會的代表1512人,代表全國2200萬黨員。由于當時各地黨組織處于癱瘓狀態,無法正常進行代表的選舉,多數代表由革命委員會同各造反組織的頭頭協商決定或上級指定,以致很多品質惡劣的幫派骨干、打砸搶分子,林彪、江青一伙的爪牙,成了九大代表。有的人是在確定為九大代表之后,才趕辦入黨手續,或在赴京列車上突擊入黨的。相當多的原八屆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處在被審查或監禁中,未能作為代表出席九大。

        黨的八大到九大的十三年間,  黨內“左”傾思想不斷滋長,  階級斗爭擴大化日益嚴重。毛澤東的個人專斷逐步損害了黨的民主集中制,個人崇拜現象逐步發展。黨中央未能及時糾正這些錯誤。林彪、江青一伙別有用心地利用和助長了這些錯誤,導致“文化大革命”的發生。黨的九大是在“文化大革命”開始后的第三個年頭召開的。當時,全國黨的各級組織全部處于癱瘓狀態,絕大多數黨員還沒有恢復黨的組織生活,相當多的八屆中央委員仍處于被審查、被監禁的狀況。盡管按照八大黨章已經大大超過五年召開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規定,但從當時黨內、國內各方面條件來看,召開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條件是極其不成熟的。1967年秋,毛澤東指示張春橋、姚文元就黨的九大準備工作和什么時候召開等問題,在上海作些調查。姚文元很快完成一份調查報告,假借群眾名義,提出召開九大之前要先修改黨史的要求。此后,中央文革小組實際上成了主持九大籌備工作的領導機構。1968年10月召開的黨的八屆十二中全會,為九大的召開作了直接準備。全會認為,以劉少奇為代表的“資產階級司令部”及其在各地的“代理人”已被打倒,奪權的任務已經完成,“文化大革命”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,因而召開黨的九大便成為鞏固已取得的成果的一項迫切任務。

       ?。保梗叮鼓辏吃拢谷罩粒玻啡?,九大預備會在北京召開。毛澤東在預備會上提出九大的任務是總結經驗,落實政策,準備打仗。它成為九大的指導思想。

        九大正式會議上,毛澤東主持了開幕式,并致開幕詞。林彪代表中共中央作了政治報告。

        報告以“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”為核心,全面肯定了“文化大革命”,稱“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”是一場真正的無產階級革命,是對馬列主義理論和實踐的一個偉大的新貢獻;把黨的全部歷史說成是兩條路線斗爭的歷史,即所謂“毛主席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路線,同黨內右的和‘左’的機會主義路線斗爭的歷史”,虛構了以劉少奇為頭子的“資產階級司令部”,肯定了強加給劉少奇的種種罪名;對中國社會的形勢以及黨的政治狀況作了錯誤的估計,在此基礎上提出了所謂“斗、批、改”的新任務。報告對戰爭到來的可能性作了緊迫和夸大的估計,過分強調要準備打仗。

        大會分組討論了政治報告和黨章修改草案。在討論過程中,結合實際“斗私批修”,實際上是對參加會議的老同志再一次進行錯誤的批判,迫使他們檢討。

        大會通過了政治報告和黨章修正草案。九大通過的新黨章,錯誤地把“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”和林彪“是毛澤東同志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”寫進了總綱;對毛澤東思想作了歪曲的闡述;砍掉了原黨章中黨員權利一節,取消了黨員的預備期,取消了中央書記處,取消了中央監察委員會等機構。

        大會選舉出第九屆中央委員會委員170人,候補中央委員109人,其中原八屆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只有53人。在大會選舉新的中央委員會過程中,林彪、江青一伙暗中操縱選舉,使其集團的主要成員幾乎全部進入了中央委員會,而許多久經考驗的老干部卻被排除在外。

        九大自始至終被強烈的個人崇拜和“左”傾狂熱氣氛所籠罩。它加強了林彪、江青等人在黨中央的地位,使“文化大革命”的錯誤理論和實踐更加合法化。實踐證明,九大在思想上、政治上和組織上的指導方針都是錯誤的。。


       
      八戒八戒看片在线观看神马电影